• 變形金剛出巡香港與市民及小朋友見面

MB&F Legacy Machine No2 鈦金屬

Legacy Machine N°2 鈦金屬(LM2 Ti)最吸引目光的是生動的綠色錶盤;這個最細微的變化,雖不鮮明突出,但在仔細的賞析後,你將會發現此錶款是LM2系列當中極具特色的一款。

Legacy Machine N°2 鈦的宏偉圓拱形橋輪廓,與原來的LM2相比,賦予了更柔順的美感。敏銳的眼睛可能會注意到,高度拋光的纖細錶圈在視覺上更顯優雅,但這不只是錯視畫而已:重新設計的錶圈使比例比先前的少整整一毫米更纖細。Ti-6Al-4V(5級),用於航空航天和醫療應用的高科技鈦合金,提供了強硬度和輕便度的完美結合,確保LM2鈦可誘人且舒適地在手腕上。當這個華麗的PE-CVD的綠色錶盤捕捉來自交替角度的光線,瞬間呈現出不斷變化的虹彩光澤與綠色和藍色的色調。

Legacy Machine將歷史上最偉大的製錶師們所發明的重要鐘錶裝置,進行了一種驚人的重新詮釋。然而第一眼看到LM No.2上藉四隻優雅弧形支臂高懸於錶盤的雙飛行擺輪時,或許任誰都會對這種天馬行空的現代造型感到些許疑惑吧?但請別誤會,事實上LM2這只錶的淵源能追溯到超過250年前的三位偉大製錶師:亞伯拉罕.寶璣(Abraham-Louis Breguet,1747-1823)、費迪南.貝杜(Ferdinand Berthoud,1727-1807),以及安提.尚菲爾(Antide Janvier,1751-1835)。

這三位18世紀的鐘錶傳奇之所以留名,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發明天賦,還因為他們都製作過具有兩個擺輪的座鐘與腕錶。

置於錶盤最顯眼的高處,LM2的這兩枚舞台焦點是從製錶史上最罕見的機制之一──雙整時器(dual regulator)上獲得靈感,同時也是向其表達致敬之意。而另一項同樣罕見之處,則在於LM 2的雙擺輪是經過一個差動齒輪,將兩者平均的震頻傳送至一組單一的輪系上──這在大部分的雙擺輪鐘錶上往往是由兩枚機芯獨立運作。

在LM2圓拱形藍寶石水晶錶鏡下的錶盤──實際上也是這枚經精心打磨的機芯上層基板,為我們示範了何謂具對稱美感的極簡風格。錶盤由上至下的配置為:位於12點鐘位置的白色漆面時分盤與藍色金質指針,和6點鐘突出錶面的大直徑差動齒輪形成了視覺上的完美平衡。錶盤由左至右的排列,則是雙飛行擺輪與各自的擒縱系統如鏡射般相對,及從中心固定住擺輪游絲的單臂支架。

當雙整時器的懸浮平衡擺輪緊緊抓住欣賞者的雙眼時,傲然立於錶盤下方的大直徑「行星差動齒輪(planetary differential)」,其實才是LM2真正的心臟。這枚齒輪是微機工程上的一大挑戰,尤其是以差動齒輪連結複數整時器的鐘錶裡面,僅極少數能夠在如此複雜的高精準機制下克服這項挑戰。這枚差動齒輪扮演著三種角色:一、將動力傳遞給兩組整時器。二、從兩組擺輪上分別接收等時頻率。三、將兩組整時器的平均頻率傳送給走時輪系,以便顯示最終的時間資訊。

LM2的機芯是由獲獎製錶師Jean- François Mojon(2010年日內瓦鐘錶大賞最佳製錶師得主)及Chronode的製作團隊共同為MB&F特別研發而成。享有業內美譽的獨立製錶師Kari Voutilainen,也向外保證這枚機芯的風格美感與19世紀高品質的傳統鐘錶一致,並有著至高的手工打磨工藝。

無瑕的日內瓦波紋、金質套筒、拋光倒角,以及精心處理的橋板內倒角(無法以機器打磨),展現了這枚機芯無與倫比的精緻打磨。秉持MB&F透明化的精神,這兩位主要負責機芯的製錶師大名,也將以手工鐫刻於機芯背面。

在這三位歷史上最偉大的製錶師將雙平衡擺輪裝載於機芯內的250年後,MB&F以這只將雙擺輪懸置於機芯外側的腕錶──LM2,頌揚他們開創時代的成就。

LM2將推出18K玫瑰金與18K白金版,以及18只具有亮眼天空藍錶盤的限量鉑金版。

Legacy Machine 2鈦金屬全球限量18只。